?
個稅起征點提高至5000元?中低工薪階層成最大獲利者
詳細信息

2018年3月5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了開幕儀式。會議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明確表示:2018年我國將“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增加子女教育、大病醫療等專項費用的扣除,合理減負,鼓勵人民群眾通過勞動增加收入、邁向富裕”。個稅起征點的提高即時成為各界熱議的焦點。縱觀全國,個稅起征點提高至5000元,中低工薪階層成最大的獲利者。

個稅起征點提高至5000元?中低工薪階層成最大獲利者

個人所得稅發展歷史

個人所得稅在我國的發展,可以上溯到1980年改革開放,當時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定位800元,工薪階層的平均工資水平僅為64元,800元的個人所得稅起征點納稅人以在華工作的外國人為主。直至2004年,我國收入超800元的工薪階層達到60%,成為主要的個稅納稅人。隨著國民經濟的發展和工薪階層收入的提高,800元的個稅起征點不能適應發展,2011年,國家對個稅起征點再一次進行調節,直到2017年,3500元一直被定位為個稅的起征點。2018年的經濟水平發展遠高于2011年,3500元的個稅起征點成為中低工薪階層的負擔,成為高薪階層的福利。

個稅起征點提高至5000元,中低工薪階層錢袋鼓起來了

個稅起征點提高至5000元,最直接獲利的必然是中低工薪階層,固定的工資,上交的少了,留給自己的自然就多了。從這個角度來看,無論如何,這次提高個稅“起征點”,都是順應民意的一件大好事兒。中低工薪階層的錢袋鼓起來了,中等工薪階層隊伍壯大,高收入者成為個人所得稅的主要納稅人,一定程度上縮小了工薪階層的貧富差距。

中等工薪階層錢袋鼓了,可支配收入增加

錢袋里的錢多了,可支配的錢一定會多,消費也會更有底氣。數據表明,從2012年到2016年個人所得稅占GDP的比重以及個人所得稅占稅收總收入的比重都呈穩步增長態勢。

中等工薪階層錢袋鼓了,可支配收入增加

按照個人所得稅起征點3500元進行納稅,2016年中國居民繳納個人所得稅總金額達10088.98億元,按照13億人口計算,中國人平均每人每年繳稅約776.07元;如果按照2016年底全國就業人員77640萬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42462萬人計算。

則2016年就業人口每年繳稅約1300.12元,城鎮就業人口每年繳納個人所得稅約2376.02元。

倘若2018年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提高到5000元,根據以上計算方法,每個人每年可以少繳納個人所得稅400元,對于高薪階層,400元不代表什么,但對于中等工薪階層,這是一個月的交通費加早餐費。

低中等工薪階層可支配收入增加,拉動內需,完善個稅制度

個稅起征點提高到5000元,直觀看來,減少了國家財政收入。但是細究就會發現,低中工薪階層可支配收入增加,刺激消費,直接帶動內需。商業納稅與個人所得稅稅率哪一個更高?

此外,從全球個人所得稅收占國家稅收總收入比重來看,發達國家個人所得稅占國家稅收收入的30%,普通發展中國家個人所得稅占國家稅收收入的15%。反觀中國,個人所得稅稅收僅占國家稅收收入的7%。這與我國的經濟發展完全形成不和諧局面。個稅起征點的提高,是對我國個稅制度的的完善。

不過,據慧算賬了解,在過去幾年,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并沒有因為現實情況的變化而調整。對于提高個稅起征點的呼聲,一些專家認為這是不公平的。個稅改革的目標是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薪酬高的人得到的好處比薪酬低的人更多。

對此,慧算賬財稅專家認為,這種觀點似是而非。雖然工薪階層之間的收入差距比較大,一些行業、職位的收入非常高,但這種收入差距已經在個稅的調節范圍之內,而工薪階層與富裕階層之間、工資收入和財產收入之間的差距更大,卻難以被個稅調節。在個人所得稅主要是工薪所得稅的情況下,對工資收入征稅易而對財產收入征稅難,這是全世界的普遍情況,中國也難以例外。為此,提高個稅起征點、減少工薪收入稅負,是合理而且應當的。


?
展開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号码